馮振華昨日受審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董柳
  為了買車,糊塗孫子將目光盯住了奶奶放在床頭的錢,於是半夜潛入奶奶家行竊,被奶奶撞見後,他痛下殺手,而這一幕又恰被病榻中的爺爺看見,由於擔心事情敗露,他又用毛巾捂住爺爺口鼻。警察到他家調查時,他還施出障眼法,把手機藏起來佯裝被害人……
  90後馮振華被控搶劫罪,27日,在廣州中院受審。法庭沒有當庭判決。
  買車缺錢 想起奶奶
  馮振華今年19歲,家住廣州市南沙區欖核鎮星海路新隊街,家中有爺爺、奶奶、父母和哥哥,爺爺長期躺在病床上,由奶奶照顧。兩位老人住在一樓,馮振華和哥哥以及父母住在二樓。
  初中還沒畢業,馮振華就進入了社會,由於文化程度不高,他找工作曾四處碰壁。案發前,馮振華處於無業狀態。
  今年1月初,馮振華一直在盤算著買一臺車,但苦於手中的錢不夠。27日他在法庭上說,由此他想去偷奶奶鐘女的錢——因為“前幾天看見她把錢放在床頭”。
  思前想後,馮振華決定在1月6日這天“動手”偷錢。
  行竊遇變 殺死爺奶
  馮振華有自己的一套計劃。據他供述,自己本意是偷,可萬一被奶奶發現了怎麼辦?於是他到附近新建房子的地方找了塊木板,帶著這塊木板進入奶奶房間。“如果偷錢過程中被爺爺奶奶發現,就用木板打暈他們。”除了木板外,他還帶了塑料袋等“以防萬一”。
  馮振華將鬧鐘定在1月6日凌晨3時。但沒想到,盜竊的過程中,他被奶奶發現了。馮振華於是用木板打擊奶奶的頭部十多下。
  “打了奶奶後,她倒在地上沒有什麼動作”,也“沒有叫”,法庭上的馮振華平靜地說。據起訴書,馮振華隨後用塑料袋捂住奶奶的口、鼻,直至奶奶死亡。
  正在這時,馮振華髮現爺爺看到了他殺死奶奶的過程,於是又用木板朝爺爺頭部連續打擊,並用毛巾捂住爺爺的口、鼻直到感覺已“斷氣死亡”才停手。隨後,他將搶得的現金12164.7元以及作案時身穿的衣服藏在家中二樓雜物房的床槽內,將搶得的金戒指藏在床頭的暗格裡。而所穿的牛仔褲,被他放在自己房間的衣櫃里,木板、捂口鼻的塑料袋、毛巾等物則被他扔在家附近的河涌里。
  1月22日,馮振華的爺爺因呼吸功能衰竭死亡。
  公安來時 裝被害人
  然而,當公安人員到馮振華家裡現場勘察時,馮振華不僅沒有向公安機關交代案件是自己所為,反而施出了一招障眼法——馮振華在法庭上說,他把自己的手機藏到了新建的房屋中,把自己裝扮成被害人,這樣“不會被公安人員發現”。
  “你剛纔說要偷奶奶的錢財,卻為何要把奶奶打死?”公訴人問。
  “我怕被奶奶認出。”馮振華答。
  “你在作案之前,是否已經考慮過如果在偷錢過程中被奶奶發現的話,要將奶奶打死?”“是。”
  “後來怕爺爺認出你來也要把爺爺打死?”“是。”
  天網恢恢,終究疏而不漏。公安機關隨後便將嫌疑人鎖定為馮振華。今年1月12日,也即奶奶去世後一周的日子,馮振華涉嫌搶劫罪被刑事拘留。
  控辯爭議
  能否從輕處�
  辯護人指出,馮振華第一次接受訊問時間是2014年1月12日,當時他就已經全部供述了自己的罪行。以後的多次訊問,供述穩定,所以馮振華應該有坦白罪行的情節。另外,本案是一個各種因素耦合發生的人倫慘案——包括馮振華本身有不良嗜好等——應與其他搶劫罪相區別。此外,被告人行為造成嚴重後果已經取得被害人家屬的諒解,並親筆簽署了刑事諒解書,死者家屬也希望法庭從輕處理被告人。
  公訴人則回應,馮振華歸案後如實交代這不假,但案發當天至1月12日馮振華一直沒有供述自己犯罪的行為,而在扮演被害人的角色。馮振華對奶奶在三個地點實施了三次打擊,並且打擊次數達到十多下,其對爺爺也同樣採取打擊行為,目的是想導致其死亡。因此,被告人行為惡劣,不應對其從輕處罰。關於是否取得被害人家屬諒解的問題,被害人馮帶泉、鐘女共有6名子女,現在只有4人諒解,只有取得被害人全部子女的諒解才能得到法庭的從輕處罰。
  記者觀察
  “一把手”親自審案
  據記者瞭解,今年3月27日,廣東省高院下發《審判委員會委員參加合議庭審理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稱從今年起,該院審判委員會委員每年須承辦1到2件案件,擔任審判長審理2到3件案件。
  廣州中院的“一把手”——黨組書記、院長劉年夫擔任審判長27日親自辦案。他今年57歲,從助理審判員、審判員一路走上領導崗位。27日庭審開始後,他一字一句地按程序宣讀了法庭規則,在公佈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的名單時,他讀出了自己的名字。據瞭解,廣州中院在任“一把手”親臨一線辦案近十年都還沒有出現過。廣州中院近期已明確,該院具有法官職稱的人都要參與辦案,因此院領導親自辦案今後也將常態化。
  據瞭解,以往審判委員會委員一般只是審核案件或參加審判委員會討論案件,較少直接參与個案審理。然而,審委會委員通常都是經驗豐富,審判水平高的資深法官,“審委會委員參與審案,既有助於破解疑難重大案件,還有利於進一步總結和指導審判工作”,廣東省高院常務副院長陳華傑說。
  “希望通過以審委會委員直接參加合議庭辦案,探索審判權、審判管理權和審判監督權的合理配置,落實主審法官合議庭辦案責任,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建立符合司法規律的審判權運行模式,為改革的全面鋪開積累實踐經驗。”廣東省高院院長鄭鄂曾說。
  
  付某在微信上直播自殺過程。微信截圖
  南都訊 記者曾育軍前晚7時50分許,一名年僅17歲的少女在微信直播割腕自殺,幸被一好心朋友發現報警,民警急忙趕到江門鶴山沙坪街道某酒店505房,救起這名倒在血泊中的少女。昨日,鶴山市公安局一位人士告訴南都記者,民警在房間內發現兩名17歲的少女,兩人均吸食了冰毒,其中一人割腕自殺,初步調查系因失戀想不開。
  血淋淋的左手圖微信直播
  “我愛他,他不愛我,愛情總是這樣。”“不會再傻了,不勉強,勉強沒有幸福,也不會靠眼淚把你留下來。”“從來不碰毒品的我,今天是怎麼了,我很愛你,××。”“再痛也沒有心痛。”……這樣幾段文字配上血淋淋的左手,前晚7時50分左右,一個名為“半顆心流血,半顆心寬容”的微信號直播割腕自殺的幾則微信,震動了朋友圈。一位好心朋友發現後,隨後報警。
  昨日上午,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好心朋友向南都記者提供了一段微信對話證實這名女孩是企圖自殺。“你怎麼啦?”“自殺。”“妹妹,需要幫你報警嗎?”“不需要,求死。”“這麼年輕死了比較可惜,你在哪裡住了?”“海逸酒店505。”
  前晚8時10分,得知自殺少女在鶴山市沙坪街道的具體位置後,這名好心朋友立即撥打110報警。
  來鶴山找男朋友但被拒絕
  接到報警後,鶴山市公安局中山派出所民警迅速趕到海逸酒店505房,發現房間內有兩名少女,其中一名少女用打碎的瓷杯碎片在左手手腕及上臂划了幾十道口子,鮮血淋淋,觸目驚心。民警立即通知120到場救護。經醫護人員檢查,所幸割的傷口不深,經救治後,少女脫離了危險。
  民警調查得知,兩女是廣東英德人,均為17歲,在恩平市打工,其中自殺少女姓付。前晚,在朋友的陪同下,付某來鶴山市沙坪街道找男朋友,但遭到拒絕,因承受不住失戀之痛,兩人在酒店開房吸毒,隨後付某打破茶杯割腕自殺。
  目前警方已經通知了付某的家人,而毒品來源還在調查之中。
  ?編輯: 龐詩彥  (原標題:社會百態:19歲男子打死祖父母 少女失戀割腕自殺(圖))
創作者介紹

ning

yb90ybuv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